法務專欄

借款展期后未重新簽署擔保協議,原擔保是否仍然有效?

2019年03月06日  轉摘自:微信公眾號“民商事裁判規則”

    閱讀提示:借款合同的變更在實踐中經常發生,只要符合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禁止性規定(一般也不會違反),變更后的借款合同對借貸雙方當然的發生效力。但由于借款關系經常伴隨另一擔保關系,除非在變更借款合同時雙方同步辦理了擔保合同變更或者重新訂立了擔保合同,否則單一的借款合同變更極易導致原擔保關系失效,使債權發生脫保的風險。但應當明確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主借款合同變更均會導致從擔保合同失去效力,在經擔保人同意、擔保人重新提供擔保或者變更主借款合同并未加重擔保人責任,甚至是減輕了債務人和擔保人的還款責任的情況下,擔保責任不應當然免除。
    一、裁判要旨
    貸款展期僅只是變更了原借款合同的還款期限,并未產生新的債權債務關系,借款人以其真實意思表示承諾原擔保合同繼續擔保展期后的債務的,即使雙方未重新簽署擔保協議原擔保權仍然有效。
    二、案情簡介
    1、2009年7月林某委托工行泉州洛江支行向清源公司發放貸款2700萬元,年利率6.318%,貸款期限2009年7月24日起至2009年10月30日止。
    2、清源公司以其在建工程為貸款提供最高額抵押擔保,擔保的主債權為自2009年7月23日至2009年10月30日期間2700萬元額度。
    3、后因清源公司資金緊張,借款人、銀行和貸款人三方簽訂《委托貸款展期協議》,貸款展期至2010年1月31日,但未重新簽署擔保合同。
    4、在借款原約定的期限屆滿時,清源公司作出股東會決議,決定申請辦理貸款展期,在該決議書中,清源公司股東一致同意展期后的貸款擔保,仍按照原《最高額抵押合同》執行。
    5、一審泉州市中院和二審福建省高院均認定,即使三方簽訂了《委托貸款展期協議》,工行泉州洛江支行仍有權依照原《最高額抵押合同》行使優先受償權。
    6、清源公司不服二審判決,申請再審,認為《最高額抵押合同》中明確約定抵押人所擔保的主債權期間,《委托貸款展期協議》簽訂后,沒有續簽抵押合同合同,故工行洛江支行已喪失對抵押物的抵押權。最高法院裁定駁回再審申請,認定工行洛江支行仍享有優先受償權。
    三、裁判要點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清源公司和工行洛江支行就案涉借款簽訂《貸款展期協議》但未重新簽署擔保協議,原《最高額抵押合同》對展期后的貸款是否仍然有效。最高法院再審時主要從兩方面論證:1、雖然簽訂展期協議,但展期協議下并未發生新的債權債務關系,只是對原借款合同的還款期限做了變更,故展期后的債權仍屬于《最高額抵押合同》約定的擔保范圍;2、原借款期限屆滿時,清源公司作出股東會決議,決定申請辦理貸款展期,在該決議書中,清源公司股東一致同意展期后的貸款擔保,仍按照本案《最高額抵押合同》執行。綜上可知,在展期協議下未產生新的債權且借款人明確同意仍適用原擔保協議的情況下,最高法院并未拘泥于是否簽署新擔保協議這一形式要件,而是從借貸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出發認定原最高額抵押協議仍然有效,工行洛江支行仍享有優先受償權。
    四、實務經驗總結
    結合最高法院的判例可知,并不是所有的借款合同變更而未同步進行擔保合同的變更均導致原擔保關系失效,有些情況下即使未重新簽署擔保協議,原擔保協議對借貸雙方仍然具有拘束力:
    1、事后同意型:雖未重新簽訂擔保協議,但借款人在實際履行中明確承諾原擔保合同繼續為變更后的借款合同提供擔保。如主文案例中,借款公司在原合同約定的期限屆滿后作出股東會決議,決定申請辦理貸款展期。在決議書中,股東一致同意展期后的貸款擔保,仍按照原最高額抵押合同執行。最高法院結合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和雙方的履行情況,認定銀行仍然享有的最高額抵押權。
    2、事前同意型:擔保合同